世界杯压球 _中文歌词网

世界杯压球

中文歌词网

2018年04月18日 17:07

  【本期孙建波】孙建波,中阅资本管理股份公司总经理、首席经济学家。 一方面是我们与更多国家的双边贸易的关税可能会超预期进一步降低;另外,接纳外资的行业负面清单可能会超越预期,目前在中国的自贸区已经开始实行负面清单,未来可能在全国范围内推广负面清单制度。

  此前在广发基金从事行业研究和宏观策略研究, 2011 年 3 月加入银河证券研究部,全面负责研究部策略团队工作,并担任首席策略分析师。 金融界:开放方面会在哪些领域重点推进?孙建波:中国从产业开放角度来看,在制造业领域开放程度已经非常高,今后进一步开放的应该是在服务业领域,尤其是在金融、教育等领域,因为这两个领域目前来看,开放程度不够高。

  2017 年初,他创建了私募机构中阅资本,并陆续发行了 10 只产品,集中于 A 股和新三板市场。 但对中国来说,开放实际上就是发展的进一步国际化,中国遇到的压力、增长所遇到的挑战,主要来自于开放程度,来自于国际社会对我们的接纳的程度。

  中阅资本总经理孙建波第一节 孙建波:要发展科技制造、品牌消费、医疗、教育金融界:我们通过梳理 31 个省份地方两会报告发现,绝大多数省份下调了 2018 年 GDP 增速,这释放了哪些经济信号?经济增速是否存在下行压力?孙建波:各省在下调经济增速的时候,实际上是对经济结构进行了更为充分的认识,因为过去的经济增长很大一部分来自于建筑业,以及和建筑业相关的行业;如果当地的基建、房地产以及其它固定资产投资发展了,就会带动当地投资的增长。 从这个角度来看,主要还是看中国的科技制造,中国的科技制造与国际接受的时候,实际上遇到了很多发达国家的技术工作,我们高铁是一个非常典型的例子,突破的技术工作也是非常好的发展了自己的产业,这样一个用市场来获得技术的方案,会是我们一个开放的重点。

  而现在,大多数投资应该朝着更有质量的方向去发展,这些投资不能再像过去那样,为了投资而投资,这样也就给各个省在相关基础设施投资和相关产能投资方面一个警醒。 因此,科技制造、金融服务以及其它领域的社会服务会是进一步开放的重点。

  各个省在下调增速的时候,主要还是在投资角度进行下调,从这个角度来看,增速肯定是要下行,但是质量在提高。 第三节 孙建波:不打破刚性兑付 金融资源错配更严重金融界:刘鹤在演讲中指出,为实现高质量发展需要通过 " 三大攻坚战 " 补齐短板,其中 " 防控金融风险 " 谈得最多。

  金融界:刚刚您提到质量提高的问题,十九大报告指出,我国经济已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 这反应了金融监管当局怎样的考虑?孙建波:从金融风险角度来看,一方面中国产业结构不平衡,典型的就是房地产、建筑业的产能严重高于监管水平,而其它产业发展没有跟上。

  您认为 " 质量变革、效率变革、动力变革 " 的发展重点在哪儿?与发达国家相比,我们缺的是什么?哪些领域会率先突破实现经济转型升级? " 新经济 " 会在哪些产业成为重要发力点?孙建波:发展的重点,还是要看高端制造业、民生服务业。 另外一个不平衡是传统制造业在经济中的比重仍然非常高,我们新兴产业暂时没有跟上。

  任何一个国家,科技制造永远是立国之本,没有科技制造,这个国家其它产业不可能繁荣。 这两个不平衡带来了金融资源在有关领域分配不平衡。

  有了科技制造之后,国家的民生包括社会的消费、保健医疗服务也是重点。 我们这么多年,虽然严控房地产投资、控制一些传统领域的融资,但是金融资源还是大量集聚在房地产领域、传统领域。

  还有另外一个就是教育,目前我国教育的质量还有很大提高空间,我们大量的高端人士把子女送到国外上学,主要由于国内的教学服务还有很大的差距。 如果将来传统经济、房地产下行,金融资源就面临着风险,这也是我们所面临的潜在金融风险,这种金融风险背后实际上是产业结构的风险,这种风险更多需要用时间来换空间。

  因此,从国家工业立国之本来说,还是要发展科技制造;从社会的繁荣、和老百姓的福祉来看,要发展我们的品牌消费品生产、医药健康保健和教育服务。 金融界:您认为 2018 年金融监管将围绕哪些方面展开?孙建波:2018 年金融监管在两个方面最重要:第一个,金融监管一定要规范,很多领域的金融违规实际上是造成风险集聚的重要原因,这种违规很多时候来自于软约束,很多金融资源只要朝着国有、国企、地方政府挂钩的领域,就会发生睁只眼、闭只眼的情况,同时也有很多民营企业违规使用金融工具,这样就会导致金融风险埋藏在里面。

  第二节 孙建波:科技制造、服务业是进一步开放重点金融界: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刘鹤在达沃斯论坛上表示,中国将利用改革开放 40 周年的机会推出新的改革举措,力度可能超出国际社会预期。 第二个,一定要打破金融的刚性兑付,如果说不打破中国的刚性兑付,今后金融资源错配会更加严重。

  您认为这些改革措施的主攻方向是什么?" 超预期 " 将更多体现在哪些方面?孙建波:改革超预期方面,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一个是外资投资的负面清单,另一个是跟国际社会接轨的税率问题。 为什么很多不该有金融支持的领域有金融支持?就是因为刚性兑付的存在,这些领域很多是跟国有、传统领域挂钩,它们背后都有一些国有集团,或者有国有集团做背书,金融机构也在里面承担一些所谓的刚性兑付的职能,直接扭曲了金融资源的配置。